摘要:12月10日晚,受河北省摄影家协会杨越峦副主席兼秘书长、郭勇副秘书长邀请,我代表四月风参加了“广府古城杯”第23届河北省摄影艺术展览颁奖典礼暨研讨会。本届省展以“专题摄影”为特色,在全国摄协省展体系中迈出了超前且重要的一步。以下是现场回顾及我在研讨会上的发言(略有整理)。

WechatIMG1-s

2016年12月10日,邯郸·赵都大酒店大会议室内,璀璨的不止群星(河北省展专题摄影获奖者),还有灯光。 摄影 / 罗大卫


WechatIMG5-s

持续了半小时左右的颁奖仪式,我也被推上台做了一回颁奖人…  摄影 / 薛野


下面切入正题。


首先感谢杨秘(杨越峦秘书长)把四月风抬的这么高,也很高兴参加今天的颁奖仪式和研讨会。

前面各位老师都已对本届河北摄协省展主打“专题摄影”进行了充分肯定,而台下就坐的各位基本都是本届省展“专题摄影”获奖者,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都是河北摄影界的精英。那么,作为把摄影看的最轻、把思想和文化意识看的最重的摄影网站的负责人,我今天就说一些不是给摄影初学者、发烧友听的话。

我主要谈两个话题,一个是从摄影媒介本身,谈一些对本届省展的看法;另一个是从“跨界”的角度,站到思想、文化立场,去看摄影。

WechatIMG4-w

从摄影媒介本身看,本届河北省展抛弃单幅、主打专题摄影,在摄协体系内是具有进步和导向意义的,也符合当今时代摄影媒介信息传递和公众接受信息的需求。大家可以想一下,在各种资源短缺、信息稀少、传播媒介极度不发达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单幅摄影一张照片所承载的信息量,足以满足当时人们的信息诉求。比如,在座嘉宾中的王文澜老师凭借《自行车王国》一张照片,就可以呈现出那个各种资源短缺时代中国的交通出行方式状态;李晓斌老师《上访者》,展示出文革极左意识形态把人彻底洗脑后的精神和认知状态;贺延光老师《小平您好》,展示出文革极左统治结束后,人们对自由的热切渴望和对扭转乾坤领导人的亲切致敬。等等。


自行车王国,1991年,上海光新路。摄影 / 王文澜



上访者,1977年11月,北京故宫。摄影 / 李晓斌



小平您好,1984年10月,北京天安门。 摄影 / 贺延光


但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已完全不同,我们每天被来自各种媒介渠道的海量信息所包围,像朋友圈、微信群、微信订阅号、网站、电视以及生活中的随时随处广告,甚至家门口墙面的“装空调”、“通下水道”电话,以及街道墙面、电线杆、地面上的“办证”、“包小姐”等等。而作为信息的生产者,在选择表达媒介时,已完全没有界限。文字、图片、视频、动画、真人秀等等全面上阵,为的就是把自己生产的信息进行良好的包装,强势的传播出去,引人注目、驻足观看。那么,在这样一个纷繁凌乱多元化信息传播的语境中,通过一组专题摄影来表达一个话题,显然比一张单幅照片更加深入、把事说的更清楚,引发观众的观看和思考。从这个角度看,河北摄协本届省展无疑是比较成功的,其中有些作品也非常棒。试举三例。

金质收藏作品牛宝森的《售楼员的故事》(以下图片为节选),从售楼员生存状态角度切入,去观看、思考、呈现其所在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发展现状,属于典型的报道性专题摄影。


远离城市中心区的地方,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周边还有很多平房和农田,也缺少应有的基础设施,但即便如此,销售依然火爆。



每天早上例行晨会,由主管召集,点名签到,传达一些新的政策,安排一天的工作。



销售员每天都往返于不同楼盘之间,王伯文,来自东北,由于新入行,只能在外面推销,行内叫“摇单”。只有达到一定业绩才能进售楼处接待客户。今天,刚刚带一客户看了楼盘,又匆忙赶往下一处。



在103国道边,北京与香河的分界处。每天都有大量的售楼员在路边,打着大大的广告牌招揽客户。



高端大气的楼房就建在村民的家门口,虽然首付只需30万,但祖祖辈辈靠种地为生的农民,也还是买不起,好像楼房与他们无关,继续种着他们祖辈留下来的土地。



每当路边有车停下来,他们就会主动上前,不停地介绍他们的楼盘,一天下来,不知要说多少话,长期重复,练就了流利的口才,娴熟的业务,赵雷几乎一口气介绍业务,每分钟说完300字左右。



售楼处的沙盘室,销售员小翠,在为客户介绍楼盘。



每天她们工作都在十小时以上,售楼员小喻,住在大厂,每天早上坐班车来到售楼处,午饭就只有简单吃点。一直要到晚上七、八点种才能回家。趁着中午人少,抓紧时间休息。



小董来自承德,与老公在香河租房住,每天都与房和人打交道,眼看着大量的房子建起来,又有无数的人从自己手里买到了房,可是哪一间房是属于自已呢?她的梦想就是现在努力工作,多挣些钱,也好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小屋。


郭勇的《人工地貌》(以下作品为节选)。航拍设备的发展、成熟,给了摄影人一个“上帝的视角”。而郭勇用这个视角去观看人类社会发展对大自然的介入和改观,以此反思人类与大自然应该如何和谐共处这样一个永恒的话题。



豪华别墅群



4S店待售的新车



污水处理厂



影视基地



某处工地


铜制收藏作品石超峰《哭泣的大沙河》,是我认为特别棒的一组观念性作品。他把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拍的大沙河风光片与现在的大沙河现状,同一场景、不同时代,进行并置展示,以此反思我们中国经济的单线程飞速发展,是以牺牲环境、破坏生态就代价的。看着20多年前的大沙河风光片,再看看现在的大沙河,我们真的特别幸福吗?


上图拍摄于1992年,大沙河曲阳段。当时的河中央可谓是“风吹草低见牛羊”。

下图拍摄于2011年11月,同样的位置,大沙河已是“伤痕累累”。



上图拍摄于1992年,大沙河东岸的穆山在河水的衬托下,如日本的富士山一样的美丽。

下图拍摄于2014年7月。一样的位置、视角,今夕对比,触目惊心!



上图拍摄于1992年。当时的大沙河碧水蓝天。

下图拍摄于2016年4月。同一地点,面目全非,采沙者依旧。



上图拍摄于1991年,宽阔的水面,水中突兀的绿草。

下图拍摄于2013年12月,河中央采的沙堆连城一片。



上图拍摄于1991年6月,河水草地一眼望不到边。

下图拍摄于2016年7月,采沙堆如高山,盗采愈来愈疯狂。


其实,本届展览好的作品还有很多,时间关系,就先说这三位。


下面我来谈第二个话题,从“跨界”的角度,站到思想、文化立场,去看摄影。

我们首先应该回归到人,什么人?不是黎民百姓,也不是群众,也不是人民,而是公民,责权利明确并具有契约精神的现代社会公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首先是自己要做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被专制统治和消费主义娱乐至死彻底洗脑的人。其次才是尽己所能,参与至少是关注我们所处的社会、文化乃至摄影生态的更新和进步。具体到摄影人来说,摄影本身相对于这些来说,已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具有什么样的思想、价值观,对当下社会的文化、经济、政治、民生等各个领域有什么样的感受和态度?也就是说,你需要具有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需要对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有感觉、不麻木,甚至有痛觉、有问题意识。比如,作为一个社会公民个体,我今天刚到邯郸,一出高铁,立即开始难以控制的胸闷和咳嗽,我的基本判断就是霾度纯正厚重所致,也就是说我每日赖以生存和呼吸的空气,已经被过渡污染了。这时,我就在想要用什么样的一种方式来表达我的态度。“拍张照片,写几句有态度的文字”发到朋友圈,获得朋友们点赞或评论,这是一种非常便捷的表达方式,也是大家都常用的,也可以做雾霾相关的专题摄影,比如河北武安摄影师孟祥彬,以及拍中国环境污染的知名摄影师卢广。当然也可以基于雾霾进行影像创作表达自己的态度,比如影像艺术家吴迪。四月风作为一个企业公民也曾组织全国34个行政区首府城市影友拍摄过《中国呼吸》,呼吁全民关注中国雾霾状况,更深度的还可以做雾霾调查记录片,比如柴静的《穹顶之下》,等等。


邯郸,2015年12月,摄影 / 祥彬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的土地长年累月被燕山钢铁厂的灰尘覆盖着、污染着。整个村子现在居住过千人,1/3人以钢铁厂为生,还守着农地耕种的农民已经很少了。 摄影 / 卢广



2013年1月13日下午,北京东三环附近,雾霾天气严重,一个小女孩手持气球坐在围栏上。小女孩鼻子接着呼吸管,只能通过气球中仅剩的空气呼吸——几名环保志愿者通过行为艺术和摄影手段呼吁公众关注PM2.5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摄影 / 吴迪 《中国摄影报》2月22日1版


而关于“跨界”,站到思想、文化立场,去看摄影。给大家举个河北摄影师的例子,郭晓军,他今年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展览了一组作品叫《花开富贵》。在这组影像创意作品中,他把采集拍摄于河北农村的影壁墙作为画面“表象”,而把从互联网收集的1万多张中国当下农村转型城市化过程中发生的社会性事件图片与影壁墙的“表象”图片进行创意性叠加,使其作品远看是农民充满物质梦想的影壁墙,近看却是一张张内容充实的事件性图片。一表一里,很有创意、巧妙的表现了中国当下社会图景。


花开富贵系列之洪福满院(完整图),150X150cm,2016,郭晓军作品



洪福满院(局部放大)



洪福满院(局部再放大)



洪福满院(局部再再放大)


看完这组展览后,不少的摄影朋友开始质疑“这还是摄影吗?”,我想说,当然是,因为至少农村影壁墙是郭晓军一手拍摄的。但到底是不是摄影,在当代社会语境中,已经变的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说什么事、表达什么态度,至于用自己拍摄的图片,还是别人拍摄的,抑或是用视频纪录片形式、创意动画,还是像影像艺术家戴翔,找木匠做房屋模型、道具、自己和请朋友扮演角色,然后拍摄、拼贴、调整大小比例透视关系等等,最终完成当代影像鸿篇巨制《新清明上河图》,更或者是像欧阳星凯一样,直接把“四平方”的民工出租屋及屋内所有物件,甚至地上的烟头等都1:1的搬到了《人民路》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展览现场,最终赢得评委会大奖。


戴翔《新清明上河图》局部

新清明上河图,2014年,戴翔



《人民路》在北京798展览时的海报,欧阳星凯


时间的关系,今天先谈到这里。总之,先做一个可以独立思考人,并对现实生活、社会、文化保持敏锐的感觉,然后再用自己熟悉、有利于把事儿说清楚的任何媒介进行表达,至于摄影不摄影,真的已不再那么重要。


我的分享结束,谢谢大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