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拿起相机/手机断断续续拍照,10年;创办四月风至今,4年。一直在想是时候要对自己进行一番认真的回顾、反思,以便重新上路了。恰好《人民摄影报》资深编辑梁丽娟对四月风今年发起、组织的《中国呼吸》很感兴趣,于是经过一番交流后,就有了这篇访谈《行至“中国呼吸”,寻找文化“真像”》。


行至“中国呼吸” 寻找文化“真像”
——专访“四月风”网站罗大卫
◎本报记者 梁丽娟

汇集34个行政区首府城市、47位摄影师、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连续40天空气影像和空气质量指数截图的《中国呼吸》互动影像展,在第14届平遥国际大展一经亮相,即刻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截至展览闭幕,已有数以万计的社会公众在各城市展板“为家乡健康呼吸”签名,表达了对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空气质量问题的关注和美好期望。
展览期间,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南方周末、山西卫视等多家媒体予以采访、报道。
作为活动的联合主办方及执行策展人—— “四月风”网站主编/CEO/联合创始人罗大卫这几天异常忙碌,一向低调的他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在百度中搜索“四月风”时,第一个跳入眼帘的就是那句“四月风——立足影像谈文化”。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也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灵魂所在。“立足影像谈文化、立足文化做影像”的四月风,提倡摄影人应以“求真、求实”为原则,通过镜头客观、真实地呈现当下社会发展进程中各领域的文化生态现状和问题,以期反思、进取,提升自我认知和判断力,影响周围的人,进而推动文化改良和社会进步,这也成为四月风的发展方向。

从器材发烧友到摄影入门

“摄影穷三代 单反毁一生”,这是初学摄影者基本都会听到的一句话。这句话也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大量摄影爱好者的必经之路,它曾令不少人永久的停留在此处。
早些年,时为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公司任市场总监的罗大卫也像大部分摄影爱好者一样,一开始就沉迷于各种摄影器材。从2003年购买第一台索尼P72起,到佳能30D、5D,再到尼康D200,理光GRDI/GRDII,以及佳能三大标变红圈头,专业闪光灯、弯头取景器等各种配件,短短两年多时间,买了卖,卖了再买,被家人恶称为“败家爷们“。这期间拍摄的内容除了花花草草、美丽风景,就是美女模特。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往高处走惯性的使然,一次偶然中透着必然的“美女模特+首钢背景外拍”机会,使他迅速被首钢庞然大物般的工业建筑群、蜿蜒曲折的铁轨等所透射出的线条、色彩、质感等景观所吸引。于是,他开始利用周末时间,出没于北京长安街延长线最西头的首钢厂区。
就在罗大卫对拍摄首钢狂热之时,2006年底他认识了被他称为摄影启蒙老师的知名摄影家——李英杰。李英杰告诉罗大卫:“摄影器材固然必要,但最重要的还是你的想法和眼、手、相机的快速、灵活配合。拍首钢要把重工业时代遗迹性的历史沧桑感拍出来,而且要尽可能的拍摄一些首钢搬迁前后首钢人的生活故事,画面有人,才会更精彩”。
“器材不是最重要的;画面有人,才会更精彩”至此成为了罗大卫业余时间摄影的重要指导思想,并在此影响下,拍摄了她妻子从怀孕到生产的全过程,断断续续的拍摄了他妻子做业余小生演员的“北京青年业余越剧团”的台前幕后,形成《南戏北唱》专题,在2010北京国际摄影季展出,并先后通过《重庆晨报》、《中国摄影报》、《北京青年报》等媒体刊登。

创办四月风网站,立足影像谈文化

“这些‘亮相’,以现在来看根本不算什么,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还是颇有成就感的”,罗大卫如是说。而与生俱来加上三年多高中美术老师任教生涯所形成的“好为人师”秉性,已经开始让罗大卫孕育一个想法——办一个网站,通过作品展示、看片评片、观点交流等方式,使后来的摄影爱好者能“避免重蹈他的覆辙、少走弯路”。 于是,在李英杰老师的引荐下,罗大卫在拜访了翁乃强、李晓斌、鲍昆、金伯宏、王志平等十几位知名摄影家并邀请或帮助他们开通博客成为第一批会员后,2010年7月10日,以“名家云集、孕育新锐”为理念的——四月风实名制摄影圈网站诞生了。
虽然是相对严肃的实名制网站,但因着“名家”的旗号,加上老会员的口碑传播,四月风实名制摄影圈网站在2012年春节后,会员数量便突破了1000人。而此时罗大卫对摄影的认知也在一年多的网站运营、摸爬滚打中,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反思,以“立足摄影谈摄影,立足摄影谈艺术”(更多的是停留在谈“古典唯美”或“现代形式主义”艺术层面),缺乏学理性思想和求真意识,以及对中国当下社会缺乏深度介入的四月风,到底能走多远?对会员,尤其是志在通过四月风学习、提升会员的价值到底有多大?
“有思考就有行动”,罗大卫迅速针对当时在摄影界引发广泛热议的“纪实摄影”概念之争,发起了一场严肃的、旨在学理性厘清纪实摄影来龙去脉的线下主题讨论会——当代语境下的摄影价值研讨会。国内著名摄影文化批评家鲍昆、知名摄影家李英杰,四月风会员魏民、康国生、宋志鹏、李东等20余人参与了研讨。会后,鲍昆老师的核心观点:“纪实摄影不是流派和风格,而是一种思想、精神和态度,是一种人文关怀精神和公民意识的体现”成为本次研讨会最重要的学术沉淀。而此后的罗斯坦《纪实摄影》、欧阳星凯专题《人民路》、《森山大道》等主题的大型在线互动讨论,又进一步强化、拓展了四月风会员及广大影友对纪实摄影的认知。
同年9月,针对摄影领域“景观摄影已广泛跟风流行成‘摄影景观’”,但却几乎无人对“景观”概念求真的现状,四月风发起了第二场线下讨论会——当代语境下的景观摄影研讨会。
经过这两场具有思想启蒙意义的研讨会,罗大卫对摄影的认知已超越了摄影本身,进入了文化思考和批判,以及社会责任承担的现代性社会公民意识层面。为此他把2012年称之为四月风的思想启蒙年。自然,四月风网站的方向也因此而更加明确。2013年春节后, “四月风实名制摄影圈”改为“四月风”,“名家云集、孕育新锐”理念,改为:“立足影像谈文化”。鲜明的旗帜、明确的主张,吸引了更多志同道合者加入,其中不乏政界、商界、学界、教育界等各影像文化领域精英人士。
但鲜明的旗帜,不能停留在喊口号。

从“日常困境“到“中国呼吸”

摄影师王久良历时3年,把当时北京大区域内的1000多个垃圾点进行蹲点拍摄,并通过图片、视频、垃圾实物装置等多种视觉叙事方式,把当时北京面临的“垃圾围城”困境客观、全面、生动的展现在世人面前,引起了社会普遍关注。而主张“策展人应有推动进步态度”的鲍昆老师,全程参与了王久良《垃圾围城》的创作、展示和传播。
在国际国内当下的视觉文化实践领域,策展人与摄影师(或艺术家)“共谋”,以期通过影像艺术实践推动文化改良和社会进步,已经是最具先锋性的样本。
受此影响,罗大卫一直琢磨着要做一些践行四月风价值观的事情,而且是贴近此时、此地中国当下生活的。于是在2013年第13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由当代艺术策展人杜曦云策展的《日常困境》四月风中国当代影像展,算是迈开了第一步。
此展以用影像呈现中国社会转型进程中众多层面存在的“困境”为主题,共收录了10位四月风会员的个人联展和50多位会员的群展,以及以“您正在遭遇的日常困境是什么?”为主题的现场互动调查电子装置,获得不错的业界反馈。
一个偶然的机会,四月风的行动计划与雾霾挂上了钩。
2014年2月14日西方情人节那一天,一场空前的严重雾霾肆虐了北京、天津、河北、河南等多地。四月风邯郸会员冀洪波提议说:四月风的会员已覆盖全国各省市,是否可以做一个项目:通过同一时间、全国各地、连续拍摄多天的方式,把全国各地的空气质量状况,来一个客观的影像呈现,使公众对整个中国空气质量状况有个整体了解,试图通过“影像呐喊”,唤起个体和当局的普遍、高度重视,并逐步改善之。于是就有了这个项目——中国呼吸。
中国呼吸,共邀请了全国34个行政区首府城市的47位会员,连续40天,每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拍摄一张空气质量影像,并录下畅谈摄影师对“中国呼吸”或雾霾看法的视频,最终在今年第14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棉织厂展区集中展出,引起轰动。
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在石家庄一山头拍摄的40幅照片,其中39幅几乎都是同一景象:一个山头后面白茫茫一片,看到的人几乎无法分辨出拍的是什么。但是仔细看剩余的1张,不禁惊呼:原来不远处是一座城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台湾省的台北市,每天的空气质量都是优或良。
平遥摄影大展结束后,罗大卫表示,“中国呼吸”这些签名前及签名后的展品将采用并置的方式,继续在四月风网站进行展示、并广泛推广,以唤起更多社会公众对“呼吸”问题的关注。他称“中国呼吸”项目只是个开始。今后,四月风不排除继续通过类似形式,来介入并客观呈现关乎每个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问题:空气污染、水污染、食品安全等等。
(此文刊登于2014年10月8日《人民摄影报》)

评论区
最新评论